中华创世神话参与画家:创作提升民族自信
时间:2018-05-10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上海市日前发布的《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 加快建成国际文化大都市三年行动计划 (2018—2020年)》将深入推进“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下简称“工程”)列为46项抓手工作之一,这为“工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日,“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和传播工程” 第一批美术作品主题创作在上海中国画院观摩交流。“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邀请参与此次创作的四位上海画家,在上海中国画院作品观摩交流现场和画家工作室讲述创作历程。画家们认为,通过参与中华创世纪神话题材的创作,参考中国古代艺术手法,一系列过程有助于极大提升民族自信和认同感。

1.jpg

  张培成《涿鹿大战》313×364cm

  张培成:限制与想象并存,表达神话中的历史沧桑

  《涿鹿大战》介于历史和神话之间,在创作这张画以前,我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画了一张火药的发明,也是大的战争场面,但相比之下《涿鹿大战》里除人物外,还会出现传说中的龙、神、怪兽等,更可以发挥想象力。

  在创作之前,我以为“远古时期应该是很原始的吧?”但拿到文本材料后我发现,其实蚩尤一方的生产力还是蛮发达的。他们已经会用青铜制作武器,并身披牛皮盔甲。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等于说在给了我限制的同时又让我有了想象发挥的空间:“限制”是你不能脱离客观史料乱画;“想象”则是让我在造型时能够包含很多种的可能性。

2.jpg

张培成《涿鹿大战》(局部)

3.jpg

张培成《涿鹿大战》(局部)

  在造型之初,先牵涉到一个考证的问题,我想那个时代属于彩陶时期(仰韶文化),所以我画作中的图案有好多都是彩陶上面的;武器我参考了一点那个年代的石器,但青铜器只能参考商代的武器,但把它画得简陋一点,想要做一张严谨的作品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

  在风格上面, 我本身就非常喜欢壁画,敦煌、克孜尔的壁画让我心醉,年轻时我也画过类似的风格,现在重新捡起来,自然比年轻时更加成熟,画起来也更有劲。《涿鹿大战》我希望把朴素、稚拙的韵味画在其中,也发现我原来的水墨语言可能不太适合这次的创作,于是我将壁画里的很多元素掺合在一起。不一定全部勾线,壁画里面剥落的肌理我都很自由地用上了,使画面的视觉效果多了几分沧桑感。龙的画法我是参考马王堆帛画里的表现手法。因为有的时候中国绘画里面龙的画法会很俗,但我觉得马王堆帛画里的龙例外,所以我参考了这些元素,让作品更加有来历。

  过去我也创作过“五卅运动”等基于真实事件的历史题材绘画,相比那些有具体人物和形象参照的创作,神话题材的创作在造型等诸多方面都不太一样,尤其是空间的处理,神话的空间可以更加自由。 同时我的画面里还出现了龙、雨师、天女(女魃)的水火对抗。画起来虽然有挑战,但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它给我提供了一个艺术想象和创造的空间,让我的艺术语言随着这种表达不断地产生新的元素。

 4.jpg

张培成《涿鹿大战》(局部,蚩尤一方)

  但这次创作面临的挑战实是不小,画作的尺幅、表现的场面都非常大,艺术处理确实有难度,而且我始终想保持画作质朴、生动、轻松、不死板的感觉,这听起来有点矛盾。但有矛盾,就挑战,那画起来就有意思。在画得过程中随时有惊喜产生,当然也会有很多困难会随时挡在你面前,但当克服之后,会前进一大步。这样的创作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对艺术家而言,是很令人兴奋的一件事了。

  在神话的意义和价值方面,涿鹿大战有助于提升我们的民族自信和认同感。神话展示了我们民族的祖先是如何在这块土地上生活、奋斗的。通过涿鹿大战以后,我们华夏民族渐趋稳定。随着黄帝的胜利,周围好多带有游牧迁移性质的部落稳固地安定下来,我们汉族的人口也不断增多,变得庞大。尽管说的是神话,但是这出大战在史书中也有所记载。“涿鹿大战”从侧面反映了我们这个民族的起源和发展,早在6500年前,我们华夏民族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5.jpg

韩硕正在创作的《后羿除怪》

  韩硕:几易其稿,尽量把每个细节考虑周到

  相比过去兴之所至,我自己创作的《西游记》、《聊斋》等名著故事,神话故事更天马行空,更没有约束,我觉得自己至少可以把我想表达的充分表现出来。相比去年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我画的《女娲造人》、《牛郎织女》相对比较“文”的题材,这次我主题创作我的《后羿除怪》会“武”一点。过去我画得比较细腻,这次根据内容可能会稍微狂放一点。造型上我也还在推敲,我尽量画得有趣一些,希望孩子也能喜欢。

  也许是我创作习惯的关系,我的《后羿除怪》还在进行中,大家说我是“几易其稿”,其实我是想得比较多,允许的范围内我尽量考虑得周到一点。独幅画和连环画的要求不一样,连环画以一个个情节构成故事,不像独幅画对画面的完整性、艺术性、构图、人物等都都有更高的要求。

  中国是个文明古老的国家,自己的神话。所以我们艺术家把它表现出来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思想。 对于这次主题性创作,我觉得大家都用心在画,呈现的质量很高。我也参与了评审的工作,在评审有任何问题都及时和画家沟通,我们这次的画家队伍来自全国各地,目前呈现的作品也不亚于全国性画展的质量。

6.jpg

韩硕《后羿除怪》底稿

  (记者附记:在韩硕工作室,看到了他正在创作的《后羿除怪》,正在不断调整的底稿铺满了整个墙面。细细看来,画面中满是擦去重画的过程,再细看还有纸张拼贴的痕迹。韩硕拿出了一叠草图,从中可以清晰得看出他的创作历程,从后羿占据画面一角四周怪物环伺的压抑构图,一点点到如今墙上大稿的构图,几乎每一次的造型构图变化和思维的转化都在一张张A3纸上记录和体现。在画面右上角有一条蛇,看似寥寥几笔造型简约,但从真实的蛇的图片到蛇的变形,又是一叠纸的思维碰撞。韩硕说:“我是一个画画很笨的人,画面看着轻松,其实背后都是花了很大功夫、在构图和造型上不断调整、尽量做得好一点。所以我会在小稿和底稿上花费很大的功夫,这样画正稿的时候就相对轻松。”面对底稿,韩硕话到一半,走上前去修改后羿的造型,调整拉箭手臂的肌肉走势,衔接到胸部的造型。放下笔韩硕依旧不满意,“好像还是不太对,是吗?我等下再改改。”)

7.jpg

韩硕笔下的后羿造型

8.jpg

韩硕《后羿除怪》草图

  马小娟:以腾展的翅膀和少女唯美的面庞塑造精卫

  在创作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时我们就得知之后需要创作一幅大画,所以我在画《炎帝的三个女儿》连环画的同时,我也考虑大画的效果。连环画毕竟比较小,具有故事性、连贯性,偏局部一点;大画就是独立的一张作品。

  精卫的本名叫女娃,原本是一位小姑娘,溺水身亡后魂魄化而为鸟,变为精卫鸟。她不甘心被大海吞噬、被龙王威胁,决心要将大海填平。我创作的精卫形象是她化为鸟后冲出大海的一瞬间的样子,腾展的翅膀再配上少女唯美的面庞,增添了美术作品的视觉效果。

9.jpg

马小娟,《精卫填海》(局部)

  这幅《精卫填海》也延续了我一贯的表现手法,同时我也遵照故事情节,将威胁精卫的海怪、龙王加入其中;为了表现出精卫夜以继日地口衔石子填海,我将太阳和月亮以具有象征意义的古典符号形象同时画入其中。

  对于神话题材的创作意义, 我觉得这个事情做得非常好,画家们也很有积极性去创作,而且大家平时也不大画这么大的作品,一旦有了这个机会大家都很投入,很多作品都非常棒,对于传承我们的传统文化非常有意义。

10.jpg

马小娟《精卫填海》210×315cm

  洪健:将“英雄”和“浪漫” 结合,表达人与自然的关系

  《神农尝百草》这幅画我选了两个情节:“神农访草”和“神农尝草”。

  我认为,“神农尝百草”这故事的神话色彩不像其他故事那样浓烈,故事主要反映了人类的生存与自然的关系,完全展现人类初期在自然环境中的活动。于是我就用完整朴实的风格来反映相关人物,表现他们在自然状态下的特定活动,这与其他神话题材作品那种云雾缥缈的感觉不同。在两个情节的画面当中,我穿插了一些象征着希望和美好的白鹭,因为得到草药就可以为祛病除灾,为人类带来希望。

11.jpg

洪健《神农尝百草》173×187cm

  我这次选择了比较具象的表达方式,这是由故事本身决定的。这个故事并不天马行空,它偏朴实和叙述性。神农的出场带有一种英雄般的色彩,所以把他形象处理更偏向于真实的人而不是神。在画风选择方面还是偏向写实多一些,能够给画面增加一些人物及环境的真实性和厚重感,在背景的处理上却有意带入浪漫主义风格,我想将“英雄”和“浪漫”这两者相结合。

  由于各方面的因素,当下大众对于中国古代神话的熟知度不是太高,相反西方的一些神话故事人们相对比较熟悉,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国的神话应该更广、更好地流传。让大家都能知晓中国的故事,对中国的历史、文化都有一定的了解。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