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世界的暗語
时间:2018-05-23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美麗世界的暗語——

  劉菱子的畫和夢境

  韦

  Wei Xi

菱子,名字像來自江南,其實是北京女孩。如果以名字想象,她的畫似乎是古典的,其實很現代,散發著朝氣。並非年輕人的畫就壹定有朝氣,因為這是時代的氣息。菱子的畫,迷人的是那種學院派的天真,那種從曲線中緩緩流淌而出的自由自在感,性格分明的色彩,而她的朝氣和時代的朝氣同壹方向。

1.jpeg

劉菱子 / 空城 / 布面丙烯  / 110x150 cm / 2018

畫家之難,難在天真。兒童塗鴉又天真又認真,但那是兒童的,離我們太遠。畫家認真,未必天真,反之亦然,而菱子兼而有之。她的天真有學院的根基,包含做人的態度。

2.jpeg 

劉菱子 / 今夕夢 / 布面丙烯  / 110x150 cm / 2018

繪畫之難,難在認真。不認真,太認真,都不好,而菱子在兩者之間。她的認真,底子是學院的,工整的,女性的。多年的學院訓練,使她看似散漫的畫面有了嚴謹性,而廣泛的眼界,使她的作品擁有信息密度。如此這般,合成學院派的工整。

3.jpeg 

劉菱子 / 眩惑 / 布面丙烯  / 50x50 cm / 2018

所謂嚴謹,即畫面的布局經營。菱子學過版畫,對平面構成有特殊敏感,能把所有物象轉化為畫面的構圖因素,也善於讓輪廓顯現線條的屬性,如歌般律動。而色彩的配置,看似出於女性的直覺,其實都經過推敲,用紅色還是綠色,黑色多壹點還是藍色多壹點,顏色灰壹點還是亮壹點,無不決定作品的基調,並指引觀者的目光,乃至影響成敗。菱子用大量的黑色、冷色,卻能夠畫出美好的夢境,也懂得如何讓危險隱藏其中,動人心弦。

 5.jpeg

劉菱子 / 破碎的奥恰 / 布面丙烯  / 50x50 cm / 2018

菱子作品的信息密度是美學的,觀者如果熟悉藝術史,定然會在她的畫裏分辨出語匯的來歷,借鑒的範圍包括歐洲現代主義,新繪畫,中世紀手抄本,日本浮世繪,波斯細密畫,中國青綠山水,隱逸派水墨,敦煌壁畫,還有動畫。這些來路各異的元素也都被她轉化成統壹的個人語言。

6.jpeg 

劉菱子 / 半场夢 / 布面丙烯  / 50x50 cm / 2018

作為80後,作為女孩,菱子擁抱裝飾性之美,把人與物簡化到近於抽象圖形,仿佛是為了呈現色彩與夢境感,她的舒適隨性,她的猶如窺視夢境,她的異想天開,她的幸福幻覺,她對圖案的重復應用,出於天性,同時也讓我們想起那些偉大的名字:馬蒂斯、雷東、盧梭、夏加爾、大衛·霍克尼,以及草間彌生。

7.jpeg 

劉菱子 / 樱桃宴 / 布面丙烯  / 50x50 cm / 2018

藝術,或為我們揭露世界的本相,或為我們虛構彼岸景觀,或為我們保留天真。菱子在虛構猶如彼岸般的夢境,同時寄托天真——保持天真之眼,似乎是她做人做藝術的信念。她的美好世界的誕生,部分來自想象力,來自觀察,部分來自淘氣,來自對暴力的幽默感——菱子的世界是活潑的,幻象蔓延,卻不止步於繽紛夢境前,她的畫有時草木皆兵,有時欲望搖曳,有時在角落裏留下只有自己才能辨識的密碼,有時拉我們去看威脅與暴力。然而要定義那些惡意,卻又為難,因為畫家用淘氣和幽默感,把不安控制在可接受的範圍。

8.jpeg 

JINGART藝覽北京展览现场图 Installation View

  看過這些畫,我們也就認識了壹位把世界變成夢的女畫家。萬物的起伏,在她筆下化為如夢的律動。當她描繪如夢的世界,猶如設計圖案,而那些圖案仿佛美麗世界的暗語。她的作風猶如大地藝術家,把世界隱藏,並按照自己的心意重新裝扮,甚至包裹危險,借此讓世界更美。

  展覽現場

 9.jpeg


0.jpeg


11.jpeg


22.jpeg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