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中的浪漫主义
时间:2018-06-05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伦道夫·凯迪克(1846-1886),是19世纪最重要的儿童插画大师之一,以他名字命名的美国凯迪克奖,代表了英语世界图书插图的最高荣誉。被誉为现代图画书之父,他的画风优雅、清新,线条精准、传神,画面体现出浓浓的浪漫主义情怀,同时真实而细腻地展现了19世纪英国社会的风貌,在具有唯美的画面下透着一丝丝温暖的情感。

75f19fae8050c5d8ebcbff0c2babbebd1528120094.jpg

 伦道夫·凯迪克笔下的人物形象跨越丰富,儿童、农夫、淑女、贵族、火枪手等,各个层面均有细腻而温馨的展示,每个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皆反映了人物本身的阶层特点与个体的气质神貌。所有的人物其服饰真实地反映出维多利亚时期整个社会的服饰风格特征。女士服装不乏蕾丝、细纱、荷叶边、蝴蝶结的装饰以及多层次折皱、抽褶等元素;宫廷款式主要有立领、高腰、公主袖、羊腿袖等,处处体现出华丽而又含蓄的柔美风格。

  在线条处理上,诚如时代周刊评论所说,轻松、精准又不经意体现出的一种随意,或说随意之下的精准。比起沃尔特·克兰的线条风格,后者显得更为程式化与装饰性,前者突出了一种灵动与潇洒,在人物表情上,刻画传神入微。《三个火枪手》中,人物的动态变化多样,表情夸张,整个画面人物动态的安排错落有致,极具动感,即便是静止的定格,但也能有很强感受。伦道夫·凯迪克笔下的人物,都以一种美或戏剧性或典型而又极为自然的方式出现,相对沃尔特·克兰的程式化,更接近生活。

 16f0db54c7ffc6a3e39acea06752e1e91528120094 (1).jpg

伦道夫的画风清新、优美,舒适而潇洒,在很多情景中营造出现实与梦幻共存的特点。伦道夫·凯迪克的《约翰·吉尔平的快乐史》中,当吉尔平骑着马匹飞奔过那个村落的闸门时,著者创造了梦幻般的一刻。疾驰的马匹,吉尔平牵着缰绳俯卧的姿态与着急的神情,边上的村人顿时矗立而看,怀抱小孩的少妇,手提木桶的女佣,对街的老太,那些被惊吓过度的家鹅飞一般腾起,后面还尾追着几条乱吠的狗,最前面的小孩被冷不及惊吓摔跤了,一切的一切打破了安静的村子,我们可以感觉到各种不同的声音从那神奇的画面传出,仿佛感觉到那家鹅不是家鹅,而是天鹅在飞,那些人物的神情与主人公形成了对比,每个人物的动作与姿态设计得如此精巧,那么真实的瞬间却又充斥着梦幻般的感觉。将现实与梦幻的情景氛围很好地融于创作中。

  在其大部分作品里,许多情景与素材与乡村田园的生活息息相关,体现了英国肯特郡生活的浓浓情怀。不管是大场景的描绘,还是局部近景刻画再到细节的处理,均体现出严密的构图与明确的透视关系。在不同故事的许多近景图片中,伦道夫很善用站在一个尺度距离描绘情景,纵然景观内容与人物不一样,但安排上体现的空间感有着明显的一致性。在大部分场景性的线稿图片中,伦道夫用极其少量的线条描绘出丰富的农场、田园场景,精准的线条透出丰富而开阔的空间。

  伦道夫所有的画面之下还有一股悠悠的诗人情怀,也许是一种与生具有,也许还更多地融入了其后期旅行生活与肯特郡生活经历的感悟与体会,那种纯粹而干净的情感渗入在每个对象中,即便是一叶一枝或是一花一草。不仅如此,他具有一颗温暖的内心。在《林中小孩》中,最后孩子死了的画面,或许哭碎了许多读者的心。小女孩死在湖边的树丛中,静静地躺着,边上的鸟儿忍不住悲伤守护着,叼着树叶轻轻地飞来……诗意般的画面传出哀哀的悠伤,诗人用心去描述着自己的心情。

  19世纪的英国,是其历史上的插画盛期,出现了一批杰出的画家,但最杰出的莫过于凯特·格里纳韦、伦道夫·凯迪克、沃尔特·克兰等;他们个性与专注对象皆有不同。在画面的调性上,伦道夫·凯迪克和凯特·格里纳韦女士更为接近,但不一样的是,虽然两者都是极尽的浪漫主义风格与真实生活的再现,但在情境的开阔上,题材的跨度上,物象的塑造上,伦道夫笔下内容更为开阔和潇洒;而在动物造型与表情的处理上,其风格更为鲜明,灵动中充斥想象与梦幻,不仅传神而且“传声”。相对沃尔特·克兰的程式化及带着新艺术运动的特征,伦道夫的画面尤为清新,风格更具温暖与亲切,更受孩子们的喜欢。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