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水墨
时间:2018-06-06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每个孩子都是小小艺术家,涂涂画画是他们的天性,是他们内心世界最真实的情感表达,也是对现实最质朴的感性认识。孩子们通过绘画表现其所知所想,毫无顾忌,就像走进一个敞开大门的奇幻乐园。

f28d2ff3ac755e4bafcd23b5f7706aca1528189506.jpg

 绘画班新来一个幼儿园中班的小女孩,第一次抓起毛笔画画,就好像胸有成竹,从容淡定,理所当然。邻座有个小男孩讥议老人如何可笑,小女孩淡然说:“人都是要老的。”真让我分外惊奇。

  孩子们的水墨画,也是这样,常常让我分外惊奇。有种理论说,孩子们画画没有技巧,也不需要他们讲究技巧。以我观察,不是这样。那些打动了许多成人,打动了许多艺术大师的儿童画,都有高超技巧。不过这技巧不是训练所得,而是儿童的生命状态所致。孩子画画,以此体验生命,理解世界,发现自己,是亚当第一次用手指触碰上帝,迸出火花。他们的技巧,首先不是一套规矩,一个程式,一系列现成的技术活儿,而是新奇的发现,惊奇的探险,是他们真率的表达和天真的呈现。我作为老师,常常在这样的画前赞叹不已。我的画画朋友甚至说,要借几张回去临摹一番,得点儿灵气。这和毕加索一辈子向儿童学习,赵之谦赞美“三岁孩童能见天质”为两种最高境界之一,基本态度都是一致的。

  那么,还要不要传统?有人质疑。当然,必须!艺术是全部人类活动开出的绚丽花朵,它提升了人类的品质。儿童的艺术活动因此也完善人格,丰富人性,而不仅是为了学一点技法的空壳。所以,人类整个文化艺术的传统,都应当是教学的资源。

  也常见“传统压抑天性”的情况,它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呢?

3ca413fa084f7755ba463233a0ac9e9a1528189506.jpg

  那也许只是传统中的糟粕;也许只是老师不能准确理解和把握,以致扭曲了传统的面目,使它变得不可爱了;也许是引入时机不合适,或者学习方法不得当……而在一种潜移默化的熏陶之中,传统必然滋养天性趋于高雅与丰厚。美术教育的理想,是让天真的孩子成长为观察深入,感觉敏锐,想象丰富,理解力强,富有修养的高质量的人。汲取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精华,将是贯穿一生的行程,少儿阶段,只是云淡风轻的开始。我之为我,童子即是,我之成我,白首粗成,重视并开发童子时期的原生态,并让孩子形成终身学习的理念,才可能是完整的教学。

  少儿时期,是一个人最娇嫩脆弱的时期,作为老师,必须尽力在精神上给予呵护;少儿期又是人最单纯洁净之时,我自幸几十年与他们同在,不断地被同化,被净化。我个人在老去,眼前的孩子们却永不会老,他们的纯洁与天真,似乎永远鲜美。

445a435cd2a5af216971ee3cde065e401528189506.jpg

但复杂人性的一切,也都于此开始萌芽,在我眼光之外,长大的儿童,岂能不变?这时,唯有他们笔墨中的天真,能永存纸上,长留天地间。

  所以,我分外珍惜我保存下来的这些儿童水墨画。可是去年一次意外事故,竟毁了我珍藏的数百幅儿童水墨精品。痛惜之余,深感幻灭,也为劫后剩余的这些作品感到危险。我选出其中的一部分,在刘海粟美术馆展出,与同行、同好和朋友们共享这份对成人社会来说日益陌生的天真。

 那个说“人都要老”的小女孩,没有阅尽千帆的体会,所以她说的,也许只是貌似早熟的童言无忌,貌似老成的天真。它太没道理,却又特别对;它稚弱偶然,却振聋发聩。儿童画的好,也正是这种状态的好。成人社会气势汹汹、逻辑森严惯了,不容易看得懂这种好了。天真,或受崇受赏,或被忽略轻视,它不可恃,却生生不息,它几乎无法给予定位。但在这一刻,它可能是唯一的价值。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