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画家——宋玉麟
时间:2018-06-23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t01eb42bacb8654236d.jpg


人物简介

宋玉麟,1947年11月出生于江苏省太仓县。自幼在其父著名山水画家宋文治指导下习画。1969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1979年调江苏省国画院。

曾任江苏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世委会委员、宋文治艺术馆名誉馆长、江苏省美术馆艺术鉴定顾问、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艺术专业高级职务评审委员,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宋玉麟曾先后在新加坡、香港、台湾、南京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有<玉屏雪霁>等。作品《响壑春融》(合作)获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出版《宋玉麟画集》。

t016c14a2daaf65e228.jpg

个人观点

宋玉麟认为:山水画的缘起,使中国画发生了重大变化,形成了以山水为主,山水、人物、花鸟交替发展的格局。山水画虽起步较晚,但较之人物、花鸟却一直成为中国美学的主脉。山水画的缘起,是中国画天人合一意境的历史集成,是知山乐水大田园观民居意识的集中体现。有以下表现: —、确立了知山乐水的圆觉之境:山水画的缘起,是中国画天人合一意境的历史集成,是知山乐水大田园观民居意识的集中体现。可以说,青绿山水的标树确立了中国审美的一个重要基调:闲情逸致式的陶冶(至元时这一认知成为立信的基准)。人们在千秋永立的高山流水面前,品味到的是萧条空寂与静穆平和。圣者说的“道、理、性”均在山水面前顿捂圆觉,以终成情性。这种以山为乐、以水为知,以空为悟、以远为觉的精神确立,这种天人合一的忧乐圆融意识,可望、可行、可游、可居的自然理想,是士者文化的一种精神,是素朴生命哲学的艺术体现。中国哲学在中国山水中找到了更为丰富和具体的内涵

二、确立了愈小而大的意蕴之理:中国古典最为重要的一个美学命题是愈小而大。我们在古典分析时指出的超以象外,追求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韵外之致的美学品地,就是对愈小而大这一命题的艺术理解。实际上,这是中国人用特殊的视错觉审视图像的艺术。我们一再说的中国画咫尺千里法则,就是对这一命题的艺术揭示,它除了告知我们哲学以外,还告知我们一个极为独特的透视原理,它让人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整体情境中知觉物我合一、象于无形的一种特殊的大象与大音,若说中国画的感动,最大的致因莫过于此。

三、确立了学科表现的语法规则:任何一个画种,要想独立于艺术之林,必须在语法结构上满足复杂性与丰富性的要求。即本书多次强调的,必须藉助复杂的视错觉结构实现自然物象的简化。青绿山水的历史意义在于:一方面它让绘画从宫室壁画的人事为用、宗教理说中解脱出来,让山水不再成为人事宗法的环境与陪衬,成为主要的精神寄托。另方面它在表现语言上第一次为山水画定立了法度规则,系统地在构图、设色、树法、石法、水法、笔法、论说上进行了建树。应该说系统的有学术的山水画认知从这一时段起才真正进入了广延与深刻。

t010c0dd7aa0dba6ed9.jpg

 艺术征程

宋玉麟的艺术征程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他早在中学时就画过中国画,后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涉足西画近十年。约在1976年重新开始国画的练习和创作,用了八年时间作为重温和恢复,主要学习研究其父宋文治先生的画路,这一阶段他的作品从题材、技法到风格,无不酷似其父。但仍有少数画幅,能发挥所学西画的优势,渲染得体,气氛浓烈,不同于父辈。

1984年后,他开始尝试摆脱父亲的程序,矫狂过正」,用笔阔大,物态变形,故意偏离宋文治先生秀美的规范往放纵,朴拙的路上走。这是一个带着痛苦的阶段,但他表现出一定的自信,并出版了他的第一本画集。他的这次变化,多少受着“新潮”的影响。“新潮”的中心是寻找自我,花样虽多,但大都可以归纳入“放”、“拙”二字。

宋玉麟真正的“自我”是并不“放”也不“拙”的,所以他产生了新的彷徨。一封来自西子湖畔的信,使之眼前一,结束徘徊的苦闷,步入新的征途。陆俨少先生在看到他的画集后写道:“在画面上可以看出你在蓄意求变、求新、别立面目,这是好的。但是这个新、缝、创立面目,必须吃透传统,多读书、写字,总条过 阀,而后水到渠成。那么,这个变,才是有本有源。我看你现在有些苦闷,这个苦闷是好现像,如果不苦闷,也就完了。”又说:“目前还是老老实实学些传统。第一线条要过关,线画好了,那是无往不胜的。……现在青年,不肯下死功夫,好抄近路,想一夜之间成名成家,所以新派画画蔚然成风。”这是1987年冬天的事,正是中国画坛“新潮”高涨的时期。他经过自己冷静的思考和分析,决心摒弃浅层次的追求,而加速传统的深化和回归,这正反映了宋玉麟一心为艺的真诚。

深入对传统的探寻和认识,是他的第三段里程,也是他目前正在实践着的。他选择了山水画的一个辉煌段落一一明末清初,这是我国画史上承上做下的关键时期。从董其昌石涛、石络、新安泳、冀东派,他无不有所汲取。这些研究,看起来似乎只在传统的某家某派中周旋,谈不上什么大的创造。殊不知这里的学问可以成就大文章,历代大家无不从这里攀上高室。由积景产生渐变到形成新貌,是中国艺术的发展规律。这就是推陈出新,或日借古开今。

宋玉麟的山水,似乎既看到了他感情中细致的一面,又看到了他心胸开阔的一面。他处理画面的整体感很有学问。用墨淡而不薄,浓而不死,富有层次感。既注意山水的势,又认真把握山水的质,远瞻和近视的效果在他笔下得体有度,笔力、墨色、章法均严格地讲究,表现了极深功底与学养。宋玉麟的画的精神内核不单在于遣兴,更在于抒发现实所感;不在于逸笔草草,更在于寄情笔端;不在于隐逸避世,更在于关注现实。由于宋玉麟长期生活在江南,其审美观、艺术观、个人气质,无不与一方的文化氛围相关联。其作品呈现的特点,可以“静、秀、柔、美”四个字来概括,他敞开襟怀,以沉实工稳的笔墨,构成一个个境情感人,赏心悦目,滋润典雅的“玉麟语言”!

 t011fc8ab9d2f932ad6.jpg

绘画技巧艺术

宋玉麟山水画的基本技法:

笔法

中国画在用笔方面的要求是很高很严格的,这些严格的要求就是所谓“笔法”。

唐代张颜远在《历代名画记》里提到“夫物象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式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

1.笔法的原理

自古用笔讲“笔意”、“笔理”、“笔法”、“笔趣”,“意”即主观感情、认识,“理”即客观规律,“意”与“理”结合即产生“法”和“趣”,“法”是主客观辩证统一的产物。李苦禅说:“画至书为高度,书至画为极则。”好的中国画,合起来看,笔笔都是形象。折开来看笔笔都是书法。这也就是“见笔而又无笔痕”的原理所在,实际上是用笔合于自然规律,使人看了之后,感受到的是形象而忘记了是用笔的笔痕。

2.用笔的几点要求:平、留、圆、重、变

(1)平,如“锥划沙”(力量匀实,不结不滞)

(2)圆,如“折钗股”(丰腴、圆润、富有弹性)

(3)留,如“屋漏痕”(高度控制,积点成线)

(4)重,如“高山坠石”(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5)变,如“百川归海”(极尽变化,复归统一)

墨法

用笔和用墨是分不开的,所以称为“笔墨”。明代莫是龙在《画说》中提出:“古人云:有笔有墨,笔墨二字,人多不晓,画岂无笔墨哉?但有轮廓而无皴法,即谓之无笔;有皴法而无轻重、向背、明晦即谓之无墨。”

t01e1c3ed9019c8fd52.jpg

作品特点

    宋玉麟处理画面的整体感很有学问。用墨淡而不薄,浓而不死,富有层次感。既注意山水的势,又认真把握山水的质,远瞻和近视的效果在他笔下得体有度,笔力、墨色、章法均严格地讲究,表现了极深功底与学养。宋玉麟的画的精神内核不单在于遣兴,更在于抒发现实所感;不在于逸笔草草,更在于寄情笔端;不在于隐逸避世,更在于关注现实。由于宋玉麟长期生活在江南,其审美观、艺术观、个人气质,无不与一方的文化氛围相关联。其作品呈现的特点,可以“静、秀、柔、美”四个字来概括,他敞开襟怀,以沉实工稳的笔墨,构成一个个境情感人,赏心悦目,滋润典雅的“玉麟语言”! 宋玉麟的画,在品位上以秀见长,秀而劲,秀而健,秀而苍,柔中有刚。他的主题及题材本身,画面情境或真实、或虚似,“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意气所至,笔笔生发,尔后反复锤炼,令人玩味至深。他的艺术目标,是使中国传统绘画的语法在叙述大千世界的感受时,尽可能具有美感、合理性和说服力。


代表作品

<宋玉麟画集>(北京荣宝斋出版社)

《宋玉麟山水画集》(河南美术出版社)

《宋玉麟作品选1990-1994》(苏州古吴轩出版社)

《当代名家山水精品—宋玉麟》(北京朝花出版社)

《江苏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画集宋玉麟》(江苏美术出版社)

评价

在今天的山水画格局中,宋玉麟以他的特殊姿态为人注目。他有意继承中国古典绘画中的“仿似”传统,不懈地追慕山水画史中的精美片断,坦然地向人们承认仰息于历代大师笔墨的愿望。这也毫无奇怪,在很多情形下,就像是文字的魅力激发了作家写作欲望一样,恰恰是博物馆的魅力而并非再现自然的欲望,唤起了画家的创作激情。对于宋玉麟来说,“不要背上创新的包袱”,便是自然不过的选择了。 然而,尽管宋玉麟游刃有余的熟练操作着山水画史中诸位名家的技法表现,但他并不急于触及传统山水画的“性情”核心,这即是他与过去山水画家的本质差别。在传统山水画中,山形草貌的勾勒只是表达的符号,“性情”流露才是表达的最终结果,其中也包括了画家必备的哲学和玄学的形而上学观念。而对于宋玉麟来说,这些都淡淡地隐去了,绘画本身的言语符号,才是他真正所关心的内容。

绘画的言语符号可以成为独立的审美内容,大概是到二十世纪才被充分肯定的。以往,它更多的是体现精神意志的某种成分,而无纯粹的意义。现代主义艺术将言语符号的功效彻底放大,让视觉表现出了更多的接受方式,这一点也常常影响到当代中国画的创作。宋玉麟的作品即说明了他的注意力更多地为古代山水画那些“有意味的形式”所吸引,笔墨经营也展示了一个现代画家对形式元素的敏感把握。因此,他才能以符合法度的谐调笔意,分别处理宋人的一派整肃,或是元人的无限幽逸。尽管身着旧式长衫,但在形式感灵活而贴切的把握中,宋玉麟难掩一个现代画家魅力十足的专业素质,在他的山水画中,这种优越感一览无余。

只对绘画本身负责的艺术要求,使宋玉麟完全摆脱了过去山水画者在苦求“性情”表达方面的精神重负。正因为这样才容易理解,同样出自于他的笔下,为什么可以时而披挂吴门画派的妩艳,时而又转诉龚贤式的苍厚,气息的变换进退自如,出人意料。这并非是宋玉麟有着怎样过人的气质和宽容度,而是他根本不考虑“词”不“达意”的问题。从古典的精神氛围中逃出,专注于现代人在绘画功能上的愉悦需求,这是几乎改变传统山水画性质的事情,或者说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所以,从宋玉麟的画中,已经找不到以往山水画中常有的那种消极意味,甚至在他摩写的八大山人的笔意中,也完全感受不到原有的荒凉与悲情。

著名评论家马鸿增的评价:“如果说:中国山水画可分为师于人--师于物--师于心"这三个层次,三种品位,那么宋玉麟创作确乎已进入‘师心’之境。玉麟的画耐读,耐品味,耐把玩,正是由于他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和驾驭笔墨丘壑的能力。试析其特征:一、强调整体。作画笔墨层次繁复,先用‘骨法用笔’打底,后又淡化线条,隐去生,涩,露,使画面丰富而不琐碎。二、打破陈式。其丘壑构成常吸收西画几何形体交叉法制,将山体外形简化,相互穿插,开合有致,造成新颖的视觉感受。三、截断取景。平日好作长卷,以描写丘壑中腹为主,再将境界左右推开,犹如摄影特写,使影物分外鲜明强烈。四、细勾水纹。此为古代界画之法,引入水墨写意之境,笔致婉畅而富装饰性,水势与山势,形成横与纵、动与静、柔与刚的对比,使画面节奏起伏,变化丰富,堪称妙绝,这些特征性的艺术语言,已成为玉麟画风的‘符号’。”


作品欣赏

t013cf154d19cbe249b.jpg



t01f89b157edbcab16b.jpg


t01f93ef6d0aad4cd9e.jpg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