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山:艺术需要创造 没必要千篇一律
时间:2018-07-12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朦胧的意境常常被诗句表达的淋漓尽致,陆游的“一叶飘然烟雨中”也好,苏轼的“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也罢,那绝美的意境能立马浮映心间。但用绘画的形式将烟波浩渺的朦胧呈于宣纸之上的艺术家却不多见,朱军山做到了,他用扎实的美术功底诠释出了意境为何物,开创出朦胧画派的先河。今天,跟随网易艺术,带你走进朱军山的“朦胧”世界。

1ee99810ee4fd2add8cebf710027c65d1531290687.jpg 

  朱军山  

8fbadc9be0fa6ccf202e430cc827ca961531290688.jpg 

  朱军山作品

  无独有偶画出了蓬莱阁朦胧的“人间仙境”

  网易艺术:我们常在文学里感受到意境之美比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而您在尝试用绘画艺术表达朦胧的美不胜收,怎样的机缘让您产生了创建“朦胧画派”的想法?

  朱军山:1976年底,我前往烟台给当地的工艺美术人士上课,写生是我们的必修课之一。当时,我带学生们前往蓬莱阁写生,众所周知,蓬莱的海市蜃楼闻名已久,我很期待用画笔记录那缥缈虚幻的“仙境”,遗憾的是一直没有遇到。有一天夜里两三点,实在睡不着,我随手拿起画笔和画板外出,忽然,看到远处冒起烟火,伴着这朦胧缥缈的烟雾,从我的角度透视望去,蓬莱阁尽收眼底。于是立马动笔,记录这一刻的“云雾缭绕”,没想到,这模模糊糊,虚虚幻幻的画作效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喜欢极了这种表现手法。于是,如何将朦胧画出美感,逐渐根植到了我的心底。后来,有机会前往广西漓江写生,正巧赶上雨季。雾气、竹子、小船,各种美景叠加交错,在这儿,我创作了几十幅朦胧小画。再后来到西双版纳写生,那里的雾气更是令我惊叹,早上可以说什么都看不见,阳光出来后雾气才稍有减弱。这一年的创作,似乎有意无意,都将我与朦胧紧密关联。1977年回校,我在工艺美院三楼的走廊上举办了自己的个展,展出了70多幅蓬莱、漓江、西双版纳写生时的作品,没想到这次展览引发了一时的轰动,对于这种画法,学生们、同行们都欣喜若狂。当时《美术》杂志的何溶看完展览后,写了一篇名为“朱军山和朦胧美”的文章,“朦胧”一词便渐渐的与我愈发接近,以至于,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提起朱军山,就联想到朦胧画。这可谓是“朦胧画派”的雏形。

 5e8d268b7c2272a59dfb5321ff25e8521531290687.jpg

  朱军山

 0511f383d4ace33589d59ba1bf9bc3cf1531290688.jpg

  朱军山作品

  创新永不停歇 将水彩画法成功移植到宣纸上创作

  网易艺术:您擅长中国山水画、英国水彩画、雕漆、篆书甚至工艺美术设计,且每个艺术形式您都做到了无与伦比,游弋于不同门类的创作,您遇到了怎样的挑战?

  朱军山:我属于无论大事、小事,凡事都得极其认真对待的人,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取胜的机会。水彩画也好,山水画也罢,这都与我的工作经历密不可分,我曾担任北京水彩画学会常务理事,卸任后,担任北京山水画研究会秘书长一职。从水彩画到山水画,这个挑战非同小觑。我曾跟随白雪石先生业余的学过三年国画,但是想把水彩表现的“朦胧”搬到宣纸上,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单是在用纸方面,我就试过大概70多种纸。浙江温州皮纸、故宫的糊窗户纸、日本的美浓纸等,都被我逐一试验过,太薄的太厚的太硬的纸张都不适合朦胧画的创作,静下心,踏踏实实,一点点的摸索尝试,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使用日本纸画出了我梦想中的画面。且找到了一套属于朦胧派画风的绘画规律。从纸张打湿处理,到画画的光线及湿度,到何时画人物,何时画树木,都有极其精准的时间限制,它可精准到具体的几分几秒。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欢,所以对朦胧画的研究从未停止过,未来,机会成熟的话,会考虑把这些绘画技巧,出版成书,以便对朦胧画创作有兴趣的人参考研究。

 191e2f3f800e27dafbc9dc5758580ca01531290688.jpg

  朱军山作品

  走遍世界各地 最美依旧中华大地

  网易艺术:游走于世界各地,您阅览了无数的世间美景,“走出去”对您的艺术创作起到了怎样的推动作用?

  朱军山:瑞士、加拿大、日本、美国……我的确到过很多地方。我领略过国外人文建筑的美,也体会过自然风光的旖旎。对从事艺术创作的我而言,走出去观看,属于拓展视野,开阔眼界。但看遍了世界的万花筒,回头来看,哪美也不如我们中国美。我们土生土长的东西,那是画不尽的。比如黄河壶口瀑布,你画多少次都会不一样。那怒吼的感觉,是在世界任何一个瀑布中寻不到的。那连泥带水的汹涌澎湃,它代表了一个民族的浑厚与态度,令人心安。毕加索曾说:“世界上只有两种艺术,一种艺术在非洲,你去看看非洲人脸上的纹路,你看看他们跳舞的姿势,那是人类的本质所在。另外一种艺术在中国,它叫敦煌壁画,那里拥有最美丽的古文字。值得全人类欣赏。”

  出国这些年,教学之余,我还到访了很多艺术院校,去了解学习别人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不难发现,不受干扰的自然成长,是国外教育的一大特点,艺术本身需要创造,它没必要千篇一律。如何挖掘出属于每个孩子独特的艺术造诣,是从事美术教育的人需要不断思考及探究的课题。

  

 ae190a0bee44a49cc558a007e295ef141531290687.jpg

  朱军山作品

  教书育人需要道德健全+善于发现 两者缺一不可

  网易艺术:作为中国创办的第一所艺术设计类院校中央工艺美院,您的老同学像常沙娜老师包括您在内,都在进行着与美术教育有关的工作,您觉得您这一辈人追寻的情怀是什么?

  朱军山:“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书育人。他有两件事情极为重要,一是道德健全,二是善于发现。品行端正是从事教育的基础原则,我曾在加大拿教过学,我的学生几乎全是外国人,我的英语也没那么好,需要靠翻译协助完成,但我的学生们作业都完成的非常好,因为他们崇拜尊重的是我的道德。另外就是要拥有一双“火眼金睛”,善于发现学生独特性并帮他挖掘放大的能力,比如有一块玉石,由于质地不同、学生们的理解、诠释不同,25位学生雕刻出来的一定是25种不同精美的器件。一块玉石雕出来25件一模一样的作品,就是个问题了,你要知道美术的标签是个性十足。作为老师,专业底子扎实、教学风格独特、艺术研究深入,品性道德高尚,这些素养均不可少。

 8152f8a6440b0f836992260c451d6e7d1531290687.jpg

  朱军山《版纳人家》

  尽一己之力传播艺术 为情谊寻一抹美好

  网易艺术:近期新的动向,请朱老师分享?

  朱军山:除了一如既往的画画创作,现在想尽一己之力,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老校友,老同学们,一起多做些公益。前些日子,我和朱鸿祥带队参观了河南禹州的瓷厂,希望更多美的东西,真正有艺术感的东西,得到更好的传播。另外我也很想让更多人了解我的恩师们、同学们更多精彩的故事,在我们这一辈人的记忆里,情感比金钱更重要。我的恩师周令钊先生是第二、三、四套人民币票面的美术总设计,主笔了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毛主席油画像;恩师戴泽先生是徐悲鸿的得意门生,但他这一生清心、谦和、沉稳,谁能想到,今年96岁的他,2018年第一次举办个人展览;我的同事常沙娜一生致力于敦煌艺术的研究与传播,我还有很多老校友老朋友的故事要分享,通过展览、座谈、研讨、公益等不同形式再把大家聚合在一起,聊艺术、聊过往、聊期待,这一切对我而言便是美好。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