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打破偏见,重温19世纪巴黎学院派女艺术家们的画作
时间:2018-08-03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美国克拉克博物馆正举办一场以女性艺术家为主题的“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

  展览集中展示了来自欧洲国家、美国的近40位女性艺术家的90幅作品,其中包括邦赫、克兰普克与巴什克塞夫等知名女画家的作品。虽然这些女性艺术家在生活与艺术创作等方面仍未臻化境,作品也并未打破拍卖纪录,但是她们的艺术却打破了一些偏见。

2c978fd78b97578f74f1d570325db4611533171327.jpg 

贝丝·莫里索的作品

  在19世纪的巴黎,人们反对女性从事艺术创作,当然,更反对她们以艺术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克拉克博物馆举行的一次展览,展示了几乎“不可能”的画作。

  “巴黎的女艺术家,1850—1900”展览将持续到9月3日。

  如果女性有机会的话,她们会来巴黎学习艺术,因为在那里学习和画画的障碍要比欧洲其他地方少。在1897年之前,女性被禁止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但是她们有独立的学校,尽管仍有些许不平等。

  比如朱利安私人学院,是1880年开始招收女性。在这个展览中,最大也最有趣的画作之一,是《在工作室里》(1881),乌克兰出生的玛丽·巴什克塞夫(Marie Bashkirtseff)画了一屋子女学生。她们只是在画画、聊天或四处张望。在一个凸起的平台上,放着一个困惑又恐惧的男孩模型。他只戴着一条像是从年轻的施洗者约翰那里借来的腰带。

c6a20fb9641cf66e179619145be744871533171327.jpg 

玛丽·巴什克塞夫 《在工作室里》 创作于1881年 乌克兰Dniepropetrovsk国家艺术博物馆藏

  这张画被收藏在乌克兰的Dniepropetrovsk国家艺术博物馆,看到它很难得。“谁知道这张图?”这个问题在参观此展览时经常出现。

  在19世纪下半叶,由女性画的一个几乎全裸的男孩是展览中的另一主题。法国人当时会说,巴黎女性画裸体画的想法是“可耻的”。她们会画风景、女人和孩子。

  她们也是有选择的。

  罗莎·邦赫(Rosa Bonheur)画一些动物。作为一名公开的女同性恋者,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个人生活,她骄傲地穿着裤子,这得到了警方的许可。她在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8×16英尺马展,比华盛顿横渡特拉华州(也在大都会)展览的规模还大,而且同样引人注目。“罗莎·邦赫画动物的方式让它们像历史画作一样宏伟,”克拉克博物馆的策展人埃丝特·贝尔(Esther Bell)说。

  1849年克拉克博物馆里有一场5×8英尺的公牛展。作为一名著名的动物画家,邦赫还画了狮子和狗。她不仅仅是一个动物爱好者,还把这些画卖给了大型农场和庄园的主人,这些人想看到他们自己拥有的牲畜和土地的画面。

7dfcea5f02ba0069c4fd009dbfe23e081533171326.jpg 

罗莎·邦赫 《在涅夫勒耕种》 创作于1850年

  邦赫还在美国进行了三年的宣传之旅。1866年,一个百货公司的巨头亚历山大·斯图尔特(Alexander Stewart)买下了马展中最大的一幅画。1886年斯图尔特去世后,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以5.3万美元(当时是一大笔钱)的价格买下了它,并把它送给大都会博物馆。每天在画廊里走过的参观者不太清楚是谁画的,也更不会有人想到这幅画是由一个女人画的。

  在展览中,有一幅1898年邦赫的画像,这是由她的美国伴侣安妮·克伦普克(Anne Klumpke)创作的。邦赫坐在她的画架上,平静而自信,她的翻领上戴着法国荣誉军团的勋章。她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女性艺术家。

  此次展览的作者包括邦赫、克兰普克与巴什克塞夫等近40位艺术家,展出了来自欧洲诸国、美国和法国女性画家的90幅作品。这些作品大多偏向学院派风格,而不是如今收藏家们喜爱的性感风格。但贝丝·莫里索(Berthe Morisot)笔下的《梳妆的女人》,在1875年到1880年间创作,她画了一幅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面对着镜子,背对着我们,则是一幅印象派的杰作。

  来自北欧国家的女性画家的画风相对柔和。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Paula Modersohn-Becker, 1876-1907年)1899年在巴黎用一种质朴的表现主义风格创作。她是第一位因画裸体自画像而出名的现代女性艺术家。

  路易斯·布雷斯劳(Louise Breslau)的《朋友》(The Friends)中也有一种质朴感,三个闷闷不乐的女人(包括画家)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一只狗坐在桌上。

72db54d8c207ab83f2ba4b3e900529ff1533171326.jpg 

路易斯·布雷斯劳(Louise Breslau) 《朋友》 1881年

  像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展览,既是艺术也是历史,历史的一部分就是艺术与时代和市场的关系。罗莎·邦赫很成功,但她作为一名卖画的女性,其实是个例外。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卖出了三幅画,全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售出的,当时她因分娩并发症去世,享年31岁。玛丽·巴什克塞夫26岁死于肺炎,留下了大量的信件和日记。

  一个多世纪以来,博物馆和市场都在追逐这些艺术家们。“这是有选择性的,” 曼哈顿圣艾蒂安美术馆(Galerie St. Etienne)的简·卡里尔(Jane Kallir)说。虽然像“巴黎的女艺术家”这样的展览正展出不为人知的艺术家的作品,但当时许许多多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都丢了,因此无法通过它们对艺术史进行反思。

  去年11月,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新画廊宣布购买波拉·莫迪恩森·贝克尔怀孕时画的自画像《她左手上的两朵花》。这也是这位艺术家在纽约一家机构里的唯一一幅画。当被问到这两个机构可能为这幅画付了多少钱时,一位交易商说:“很多钱。”

afda9f9b30f82bf73b575d9da9a526cf1533171326.jpg 

贝丝·莫里索 《梳妆的女人》 创作于1875至1880年

  同在去年11月,17世纪的意大利艺术家阿尔特弥西亚•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以圣凯瑟琳(Saint Catherine)为自画像,这幅画被卖了275万美元,价格也很高。

  “对于真正杰出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市场肯定会做出反应,”交易商罗伯特·西蒙(Robert Simon)说。

62fa210930f77430a0cb757aa0e14bea1533171327.jpg 

《真蒂莱斯基的自画像》

  在克拉克博物馆展出的女性艺术家作品并没有打破拍卖纪录,但它们打破了一些偏见。“这是一个好机会,让人们能看到一些真正有质量的女性画家的作品,这要比看那些非常著名的男性画家的作品容易一些,”西蒙说。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