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给厐壔的一封信
时间:2018-08-11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828a75c598b8cb376e9f2bf0648b7cd31533881566.jpg

7月14日,“跃动的音符:厐壔新作展”在中间美术馆开幕,展出了厐壔自2017年以来创作的纸本新作。作为画家,厐壔并没有走父亲庞薰琹、母亲丘堤的老路,而是在抽象领域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展览上,有一封信静静地躺在展柜中,“看你以前的画,其实是张张都有想法,只是你一边画,一边怕。现在无所畏惧了,你完全撤开了手,这真精彩和开心……”行云流水般的字迹,这是黄永玉先生在2009年写给厐壔的一封毛笔书就的信札长卷。信中既有对厐壔的鼓励,也轻松地谈论着自己对艺术的见地,读来幽默又真挚。现将此信摘录在此,以飨读者。

  厐壔:

  昨天大清早就预备为你写这封信,不料来了人,上午一个,下午一个,都是办正经事情的,走的时候已经天黑。后天我就回湘,乘今天和明天把信写完。

  悲鸿、海粟、风眠都是各有可爱之处的老人。悲鸿先生带给中国严谨的素描观念和很具说服力的技巧。海粟先生心胸开阔,见闻广博,遗憾的是贪爱社会活动,浪费了青年时代积蓄功力的宝贵光阴。他也不像悲鸿先生真诚地关心学子。学生长大之后都很少感谢他、想他。风眠先生则是只顾自己画画,不太关心自己和外界情感升降的问题。三位老人却都是趣味盎然的聊天对象(悲鸿先生我只是听别人说起),在清谈中令后学得到课堂中得不到的点化。对现代画,悲鸿先生明确地反对;海粟先生拥护,却少见系统的观点;风眠先生则是个实践者,他本份、默默地工作。

  这些可敬的先行者、开拓者,不可能尽如人意地完美,倒是庆幸中国有了他们的可贵灿烂。

  我自小就是一个流浪者,没有系统的学识、固定的职业,甚至没有正常的饮食,没有老师和前辈的提拔,没有群体的互拱,自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值得开心的是自由。随地捡来的杂食、顺手拈来的书本,阳光、空气、水,足够在大江湖漫步了。从无门户之见,吸食的都是有用之物。真的谦虚、真的客观、真的开心快乐、真的善于排解忧伤;真的爱,真的信任,真的工作,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卡夫卡说:“人要客观看待自己的痛苦。”快乐何尝不是如此?

  很多年前,学院批判印象派。印象派有何可批?等于吃奶批奶。眼前用的、表现的不都是印象派的经验成果吗?那位可爱可敬、真诚无边的许幸之先生一个人站出来保卫印象派,成为众矢之的。

  ……

  我一生只讲笑话,不传闲言,这是老朋友都知道的。唉!这种狗屁事就不提它了。还是谈画吧!

  我完全没想到“文革”以后你画了这么多痛快的画!只可惜,若你现在是三十、四十多好!你可以用更多的力气对现代绘画做更深入的试探,你的条件好,懂素描、懂色彩、懂结构、懂虚实韵律和节奏关系……画画要家底子厚,举重若轻。你缺的是时间,所以你的压力太大。(还要照拂你那位“忠厚传家”的林岗)所以只能为你祝福长命百岁,天上所有的为善的菩萨、观音大士、主耶稣都来保佑你。

3f42288ceef82e1c1a848ef244b40e5e1533881567.jpg 

  厐壔 窗外 纸本水彩 27cm×31cm 1947年

ee29a88d21e2758ad7b8abceae4c5a7d1533881567.jpg 

  厐壔 色阶的变化-黄调之一 纸本水粉、丝网印刷 134cm×262cm 2017年

72dd51f1dce667e2a3e2c6d1b103c7c11533881567.jpg 

  厐壔 希望之二 布面油画、丙烯 200cm×170cm 2008年

  抽象画,我以为画素描、搞色彩、解剖、透视……基本功最有用处。

  只可惜这些东西搞多了,会迷魂、会鬼打墙,一辈子陷在里头出不来。清醒地杀出来搞抽象画的,无一不是高手,而且是一个清醒的高手,像晴空上的老鹰一样。

  素描和其他基本功的诸多原素,如距离、结构、质感、光、调子、虚实、运动关系、冷暖、强弱对比……其实就是抽象画其中之一的主题。光是一种主题,又可以千变万化画它一年半载。扩而大之,哲学的、音乐的、“美术”的(怀斯的画在意念上很抽象)、自然科学的、人文的……它的主题(如果有所谓主题的话)就是绘画原素,就像研究人类之后重新又去研究细胞和胚胎一样。抓住一点、一丝就行。这一种行动倒真有点像素描钻牛角尖入迷一样,而抽象的快乐规模远不是正统画的快乐可比。领域宽阔无边,简直是天马行空。(书法家其实就是抽象画家)

  眼前,我看国内抽象画家好像困兽,有力气无处使,文化感觉似乎还嫌幼稚,自己无趣怎能引起别人兴趣?他们太重视任务感和主题感了。没有的!人怎么能向高山、大海、悬崖、深谷要意义?

  看你以前的画,其实是张张都有想法,只是你一边画,一边怕。

  现在无所畏惧了,你完全撤开了手,这真精彩和开心,不过我建议你在每一组品类上多画一些,把它们画得烂熟,画得草率,画得无可奈何,画得腻味再换口味;不要稍微两三张就放手,要知道火花和开端得来不易,也可能在疲乏厌烦中得到妙悟。

  ……

  啰嗦了一大堆废话,请原谅老头子常有的毛病。明天把这封信想办法寄给你,问林岗好!一家好!

cfad27e28d59ba4cf9a0da0bb5897d6d1533881567.jpg 

  读者在黄永玉先生的信札长卷前驻足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