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尔石窟壁画“真容”再现
时间:2018-08-13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1534121021_2015_afile.jpg

壁画被切割后的克孜尔第224窟主室右侧壁

在新疆拜城县克孜尔镇明屋塔格山的悬崖上,保存着中国开凿最早的大型石窟群——克孜尔石窟。19世纪末20世纪初,其内大量精美壁画被国外探险队切割盗取。经过20年的努力,新疆龟兹研究院收集到400多幅流失海外的克孜尔石窟壁画高清图片。日前,随着这批壁画复原图在北京木木美术馆展出,壁画流失、高清图片的收集以及复原再次引起公众关注。

壁画之殇

克孜尔石窟大约建于公元3世纪。目前石窟留存洞窟339个,其内壁画近4000平方米。1961年,克孜尔石窟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文保单位;2014年,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克孜尔石窟在历史上遭受过两次浩劫。”新疆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说,第一次是在公元10世纪,在佛教与伊斯兰教的宗教纷争中,石窟伴随龟兹佛教衰败而逐渐被废弃,壁画也遭到破坏;第二次则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俄国、英国、法国等国的探险队先后到克孜尔石窟考察探险,在石窟盗劫了大量壁画、泥塑。

“最早到达克孜尔石窟的是俄国人。在1905年至1915年期间,俄国探险队先后3次到达克孜尔石窟,盗割了第60窟、第198窟、第198A窟和第199窟的部分壁画。”新疆龟兹研究院研究员赵莉说,德国探险队在克孜尔揭取的壁画最多,近500平方米,其中仅第4次“考察”就从新疆带走了156箱文物。日本探险队1903年至1912年期间,对克孜尔石窟进行了3次“考察”,盗割了10多个洞窟的壁画。

“现在的克孜尔石窟伤痕累累、满目疮痍,大部分精美壁画都在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的20多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以及私人收藏家手中。”徐永明说,石窟是由石窟建筑、壁画、彩塑三位一体构成的佛教艺术的综合体,壁画的流失给石窟的整体研究工作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收集壁画高清图片

1998年开始,新疆龟兹石窟研究院从国外出版物中寻找流失海外的石窟壁画。在此过程中,发现很多出版物收集的壁画出处都有误。1998年秋,德国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馆长玛利安娜·雅尔迪茨首次访问克孜尔石窟。其间,她提供了一份该馆馆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的目录以及272张黑白照片。这是研究院研究人员第一次看到德国收藏的克孜尔石窟壁画黑白图片,这更加坚定了他们寻找流失海外壁画的信念。

2002年,受玛利安娜·雅尔迪茨邀请,新疆龟兹研究院研究员霍旭初带着学生赵莉赴德国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后,他们在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的文物库房工作了一周,核对了此馆收藏的部分克孜尔石窟壁画。“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壁画,心情非常复杂,当时就想一定要尽全力收集这些壁画资料,并复原到母体上。”赵莉回忆,从德国回来后,她就下定决心学习德语。

经过艰难的德语培训和反复申请,2012年,赵莉如愿以偿到德国柏林做了为期一年半的访问学者。在访问期间,赵莉一头扎在博物馆文物库房,对其内的克孜尔壁画以及新疆文物进行了调查,至2013年8月回国,此馆的300多幅克孜尔壁画都得到比对核实,且其他的新疆文物也有了调查记录。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了俄国探险队揭取和1945年苏联红军从柏林劫掠的壁画。2013年5月,赵莉到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对该馆的馆藏壁画进行了粗略的资料收集,2016年,经过艰难的沟通和谈判,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同意与新疆龟兹研究院合作,出版《克孜尔石窟壁画复原研究》,克孜尔石窟的120多幅壁画高清图片得以“回归”。

随后,新疆龟兹研究院与其他6个国家的20多个博物馆和美术馆取得联系,通过购买版权的方式得到壁画高清图片。“大部分博物馆和美术馆都是友好的,比如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哈佛美术馆都免费提供了高清图片,但也有不顺利的时候。”赵莉回忆,2013年1月,她到法国巴黎集美博物馆,得到该馆馆长的热情招待,但离开之后,所有联系都得不到对方的回复。“之后就经常关注学术动态,通过各种渠道试图与该馆取得联系,直到2017年,从上海书画出版社了解到,集美博物馆在上海的图片公司有该馆馆藏克孜尔壁画的高清图片,经过反复沟通和核对,10多幅壁画高清图片得以‘回家’。”赵莉说。

壁画“归位”,并展示给大众

时至今日,新疆龟兹研究院收集到海外收藏的465幅克孜尔石窟壁画的高清图片,而如何让壁画复原图回到石窟原位,成为研究人员的又一难题。“揭取的壁面有些是断壁残垣,其次有些壁画没有记录出处,有些记录有误,有些找到洞窟了,但由于被揭取的壁面已是支离破碎,无法复原到具体位置,再加上上世纪70年代对石窟进行的不妥当修复,复原工作面临着巨大困难。”赵莉说。

“要将克孜尔石窟每个洞窟清晰地刻在大脑里,还要相当熟悉流失海外的这些壁画,不断排列组合、比对核实,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赵莉说,“有些找了十几年,却不知道把它安顿在哪里,某一天,一个信息,一个线索,突然脑洞大开,就核对上了,那种兴奋,无法用语言表达。”

20年的时光,大部分壁画的图片都找到了原位,并在北京举行了复原影像展。展览选取了克孜尔石窟第14窟和38窟两个1︰1完整的仿真复原洞窟和120余幅收集到的克孜尔石窟壁画高清图片,还利用数字技术对克孜尔第118、110、67、117四个洞窟进行了影像复原,让观众身临其境地穿越历史。

“不像敦煌莫高窟的家喻户晓,很多人都不知道克孜尔石窟。希望更多民众了解新疆、了解龟兹、了解克孜尔壁画,也记住这段历史。”赵莉说。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