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马奈笔下这条裙子是什么颜色?
时间:2018-09-11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在三年的研究与修复之后,爱德华·马奈的画作《穿着条纹裙子的女人(Woman in Striped Dress)》(1877-80)于6月29日在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崭新亮相。艺术家用自由而极富表现力的笔触与明亮的颜色描绘出一位身着条纹裙子(该裙子曾被两层已变色的清漆覆盖)的不知名女性的全身像。

  本次修复工作主要针对今年9月21日(展至2019年3月24日)开幕的巡回展览“从梵高到毕加索:坦恩豪舍遗产(Van Gogh to Picasso: The Thannhauser Legacy)”中将要展出的,由画商贾斯汀·K·坦恩豪舍(Justin K. Thannhauser)向古根海姆博物馆捐赠的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的一批先锋作品们。为了筹备此次展览,馆方对其中一部分作品展开了广泛的研究准备,其中包括了马奈的《穿着条纹裙子的女人》这幅画作。

  “尤其当他的生命走向尾声,马奈愈发变得非常摩登,无论是对画布的处理上,还是在寥寥几笔的描绘手法上。”负责这个项目的古根海姆基金会的副主席与首席修复官莉娜·斯特拉里(Lena Stringari)说道,“当厚重且不美观的清漆被清除后,你可以看到马奈仅凭几笔就能让描绘对象活灵活现起来。”

  在马奈逝世后,在他的工作室里人们发现了这件晚期作品。与纽约摩根图书馆的文献资料——由费尔纳德·洛哈德(Fernard Lochard)拍摄的工作室画作照片——相比较,可看出这件作品可以说是命途多舛,比如在1883年到1902年间,该作品的边缘被切去、上端部分被缩减。除此之外,有画作上还有额外的复绘痕迹:后加上的签名爱德华·马奈 (“Ed Manet”) 与未完成的格子背景。甚至模特的右眉在先前的修复工作中也遭到了修改,从起伏的弧线变成了更为自然与低调的线条。

  根据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官方报道,模特的右手也有明显的复绘痕迹,带着手套的右手原本应该是放松、优雅地扶着桌子,但是被修改成绷紧、僵硬的姿态。泛着深糖浆色的表面保护层(这里使用清漆本应用于乐器和木质家具的保存)掩盖了画作里速写式美感。斯特拉里分析道:“这些改动应该是想让这件作品更具有销售价值。”本次的修复工作的目的便是清除画作表面厚厚的清漆与一些复绘部分,以显露出马奈原本的构图与优美、细致的笔触。

  这项修复与研究项目持续了三年之久,使马奈的这幅作品在百年之后第一次露出真容。过程中,古根海姆博物馆联合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科学研究部门(Department of Scientific Research),邀请到了近五十位专家参与修复,包括修复专家、科学家、摄影师与时尚与艺术学者等。本次项目从大量的科学分析开始,经历了X光荧光检测、红外线反射检测和拉曼光谱检测各个环节。检测结果显示出这件作品下并没有草稿图,而且构图也没有被修改过。古根海姆博物馆高级策展人费雯丽·格林(Vivien Green)与副首席修复官吉莉安·麦克米兰(Gillian McMillan)在收录这幅画时评论道:“这是一次干脆而自信的杰出创作。”

  在格林的反复钻研结果的基础上,古根海姆博物馆最后做出一个罕见的决定:更改这幅画作的名字。当初,马奈的朋友西奥多·杜雷特在记录这幅画作时,使用的名字是《穿着晚礼服的女人(Woman in Evening Dress)》,这个名字也被古根海姆博物馆和其他先前的拥有者所沿用。然而格林在求证的过程中,着重研究了女性身着的裙子。毕竟,马奈视时尚为他艺术探索与紧跟时代的灵感来源,因此在这幅画作上他仅仅用几笔来勾画女性的脸部,却花费了大量的功夫在条纹裙子的刻画上。据伦敦的考陶尔德艺术学院(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教授艾琳·里贝罗(Aileen Ribeiro)的意见:“这件裙子并不是一件晚礼服,而是用于在下午、傍晚或非正式晚餐场合。”

  最后坦恩豪舍收藏研究学者、古根海姆博物馆策展人梅根·方塔内拉(Megan Fontanella)决定启用新的标题《穿着条纹裙子的女人(Woman in Striped Dress)》,这个名字也是捐赠人坦恩豪舍原本使用的名字。

  随着修复工作的进行,画作不但呈现出艺术家的原本笔触,还展现了裙子并不是黑白条纹,而是灰白色、黑色与深蓝紫色的混合。裙子颜色的变化可以说是本次修复结果的最大亮点。据古根海姆博物馆官方介绍,其实早在马奈的朋友西奥多·杜雷特(Théodore Duret)于1902年出版的第一本马奈相关的专著中,就有形容这件条纹裙子的颜色是灰色与蓝紫色的(“grises-violettes”)。但在修复工作之前,所有人都忽略了这段描述,直观地认为裙子是黑白相间的条纹图案。在清除了清漆之后,杜雷特的描述被证实是正确的。

  麦克米兰与艺术修复科学家费德莉卡·波齐(Federica Pozzi)在撰写即将出版的坦恩豪舍收藏名录时,佐证道:“据拉曼光谱的检测结果显示,裙子上的条纹使用了群青色颜料(ultramarine blue),马奈还用群青色与骨炭黑或象牙黑调和出更深的蓝色用来勾勒裙子右下部分。”

  此次复原之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黑白条纹裙,摇身一变成了灰蓝条纹裙。这是否会掀起另一场“白金裙子与蓝黑裙之争”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