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心明:湖畔隐者 文心画人
时间:2018-10-19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人物名片

  金心明,1970年生于浙江义乌,现居杭州。先后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国美术学院,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湖画会艺术总监。

  他居住在闹市,过着仿若隐士的生活:湖心亭看雪,放鹤亭赏梅,以湖山为邻,以草木为友,他行走于山泽之间。片水如镜,照万物乾坤;静坐书斋,绘纸上湖山——作为一位文心画者,金心明勾画出一种安于尘世的宁静,营造了一个古雅逍遥、浑朴清丽的桃源世界。

  湖山隐逸

  栖居在诗的西湖上

  1995年的秋天,二十多岁的金心明来到杭州,住在玉皇山下。那时候的杭州,三台山,金沙港,茅家埠,玉泉,青芝坞,都是村庄。“我喜欢这样的环境,熟悉这样的气味,有山,有水,有人家,只是少了炊烟。”而城市近在咫尺,就在西湖的东边。骑个自行车,就可兜转于大街小巷之间,穿梭于城市山林之外。吴山,凤凰山,九溪十八涧,十里琅垱,葛岭,孤山,飞来峰,南北高峰,苏白二堤,金心明细细地寻觅,台阶,凉亭,摩崖,枯藤,流连于朝朝暮暮的烟云变幻。

  在西湖边游走的岁月里,他浏览有关西湖的书,《东坡词》,《西湖游览志》,《西湖散曲》,《西湖诗词选》,《西湖游记选》,《西湖笔丛》,《西湖梦寻》,《西湖楹联选》,“古往今来的文字记录,是诗,是情,是欢愉,是惆怅,是人对于自然山水的种种寄意。”金心明说,这些园林和湖山,应和着前人、故事、旧诗,穿越今古,空谷传声,历久弥新。

  “我是一个行人,一个过客,瞻仰着前人的诗,用笔墨记录着这里的宁静和热闹。”金心明沉醉在春雨秋霜的诗句里,说着“终老湖上”的愿景。像个赤子一般地,游走在山林里,混迹于鸟兽,等同于虫蚁,不曾带任何东西来,终究也带不去这里的一花和一草。他把糅合了诗的温存,撷一片烟云,付诸毫端,洇开在另一个空蒙的世界里。

  许多人已忘记了我们面对的生活该有的诗意。而金心明,还是留下了许多关于诗画的故事:在嘉兴做的“宋人诗意一百开”,在留青美术馆做的“西湖梦寻”,在唐云艺术馆做的“西湖有约”,在西湖画会做的“西湖诗画”,等等。然而,他心里却想着,“栖居在诗的西湖上,画,还重要吗?”

  林泉啸傲

  只有无尽的喜悦

  “我的父亲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我培养成为一个画家”,金心明也一直在他的愿望下,走着画画的路,不曾偏离。从义乌到金华,从金华到杭州,再到更远的黄土高坡、西川绝境,乃至异域风貌。当然,最让他眷恋和勾画最多的还是西湖。

  金心明内心驻着一些个痴人,如张岱。看过张岱的“西湖梦寻”,他会半夜坐在韬光庵前,静听岣嵝云涧的涓涓流水。“遥想前世今生,放鹤亭前临水的桃花,抱朴道院里出墙的芭蕉,还有烟霞洞边带雨的红白二梅。”炼丹的葛洪,筑堤的东坡,放鹤的和靖,一一从眼前飘然而过,他就会呼唤出内心的宋人画者,把这淡若云烟的心境,信笔在纸上造将出来:他是一个真正的画人,只有画画才会让他感觉充实,心中无限的诗意需要面对画纸。

  他喜欢没有功利的远游壮行,为的是画中的山林。他喜欢读书,喜欢书中的高士生活。他喜欢收藏,收藏的尽是不知名却被他敏锐的眼光发现的逸品。他喜欢写字临古,为的是笔下的纯熟与古艳。

  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金心明的画可居,因其爱可居之地。在杭州,他总喜挑湖山下的园林小院居住,即使院落不大,他也要植下梅兰竹菊,加上石、蕉与菖蒲。“当然,杭州本身就是一个大园林,玉皇山的藤,栖霞岭的蔓,北山的枝,烟霞的柯,飞来峰的石,三台山的水,南屏的钟,九溪的涧,哪一处不是可居可画?”一份专致,一份悠然,“我在园中劳作,没有期望,没有规矩,没有方向,没有结果。只有无尽的喜悦,就像花儿开了又谢了,也像月儿缺了又圆了。”

  “当然,画界即是江湖。”是江湖,就要面对江湖的一切,有展览、宣传、代理、拍卖,“我身在此间,没完没了地画。”金心明认真地画画,又认真地为画界做实事。最近十多年来,他团结了一大批画坛精英于湖上,复起午社、西湖画会、寿苏会,呼朋引伴,吟诗作画,俨然为湖上雅集之领袖,“既然湖山待我不薄,那我画中还以湖山正是诗。”

  “不要以为未来的路还有多长,不要以为今后的事难预料,”金心明在《进耶?退耶?》一文中说,“我不愿意在朋友看不到的地方望断云山,我愿意赤裸着身体,淋着雨,晒着太阳,喝着酒,呐喊——热泪盈眶。”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