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谦:艺术的流量价值
时间:2018-10-30 来源:俊沃艺术 作者:俊沃美术馆

                

          因为经济的缘故,大家不看好的秋拍却仍一一创下惊人的数据,揭开了看似欢喜的序幕。

        伦敦艺术家Banksy在拍卖会上恶搞了自己的一件作品,促成了一次高成交纪录;在亚洲,名牌艺术家也以最大尺寸的画作再缔造了天价。抛开种种经济危机,彷彿金钱的富饶从未离开艺术圈;然而,让我有一个较有趣的联想是,这些高金额的交易与“吃瓜群众”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在艺术商业以外,也一直有迹可循。成为吃瓜群众讨论激烈的关注点,似乎就代表着直指的事物有了高价值的可能。在这报喜不报忧的服务商业的媒体生态之下,如同鱼类记忆的社会里,往往被记忆的都是媒体高流量的事物。君不见电影业那些大名鼎鼎的名角们,他们的资产不都是以各个影视公司的股票、股份换算,流量大都换来金额的预想,只是高估值促成的作品,如何找到资金必须先把流量做起,流量与产值没有被客观的计算,只要出资方相信流量,“水军”的工资与“吃瓜群众”的兴致,就有了着落,而最后的真实价值,都在鱼的记忆社会里被移去。

                

                 

 吃瓜群众的参与,一方面可以满足群体中人性所需的参与感和抵制失落之外,常常吃瓜群众也可以把自己的嘲笑,用一个较隐约的方法发泄出去。有趣的是,无论是嘲弄或赞许在数据流量里都是一个点击数,这是资方得不到的细节。

  长期在这样的价值观的包装后,也造成了许多不擅长在这样的平台上运作的优质作品的失落,在艺术市场也已经越来越明显了;这并不是艺术市场本身的问题,而是这个市场已经引入投资者占多数的商业面;当纯艺术欣赏角度出发的收藏者比例大大降低之时,也对照出,作品的好坏已经不是最大参考,而是一切以品牌效益与流量运作为指标。虽然我们知道在盛市时的投资,依然只有少数赢家,懂得运用平台的计算方式基本成了巩固自己实力的唯一途径。且不论Banksy的作品在艺术上的能量,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他是最深知这个时代媒体平台的游戏方式和利害计算的高手了。纵然他在instagram演译了如何装入碎纸机,果然在八年之后预想成真,成交时撕碎了八年前自己卖出的作品,表达了抵制艺术经过拍卖的商业游戏,以艺术对抗商业之光明磊落之名,最终形成一件艺术品暴涨之实。完全扭转了他的本意。

  于是我们必须赞扬拍卖公司的临机处理,把碎纸当作艺术家的作品之部分,抢了流量成了赢家。这个计划真的是失败了么?长袖善舞运作流量的两方的总和,是我们看到的答案,吃瓜群众功不可没。若没有他们的跟进,如何说服投资者愿意以真金白银,买下一个连艺术家都表明厌恶的购买行为。

  这样的推算同样可以对照到其他艺术品高价成交的事件,宣称艺术家生平最大尺寸作品、最大、最红、最稀有等Keyword,造就吃瓜群众的讨论,往往就代表商业交易成功的号角了;至于作品本身的内容、作品品质的好坏,似乎已不是可论的资本。资方因吃瓜群众所造成的流量,相信一件艺术作品可达到的惊人价值,那也是一种勇气;吃瓜群众成就了出资者的勇气,吃瓜群众也成就了一个艺术家的当今俗世价值。艺术的价值从这个时代开始,似乎因为网络平台机制有了更精准的流量计算,定义了价值。

  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这些流量未必代表着群众一面的价值,它包含许多不同的意思。在一个点击就代表金钱的积分,而累进成一个资金拥有方的对于自己资金的估算,似乎也有了一种近乎轮回的讽刺;取之于群众的资金,终将被吃瓜群众以流量嘲笑回去了。


俊沃美术馆 www.junwoart.com 2018©